债务催收-非法放贷机构的存在是造成债务催收行业问题产生的一个原因

  • 时间:

【管泽元五杀】

完善制度強化監管,推動行業良性發展

根據央行發佈的支付業務統計數據,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全國銀行卡授信總額為16.99萬億元人民幣,環比增長4.11%;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919.16億元,占信用卡應償信貸餘額的1.24%,占比較上季度末上升0.08個百分點。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認為,隨著金融行業,尤其是互聯網金融的快速發展,普通人借款的範圍更廣、途徑更多,使得債務催收行業存在的一些問題逐漸暴露出來。

2019年7月,江西撫州警方破獲了一起以送花圈、骨灰盒的方式進行恐嚇,從而達到催款、詐騙錢財的新型涉黑涉惡案件。7月4日,江蘇太倉市市民李先生接到一通陌生電話,說要往他家中寄花圈和骨灰盒,曾經使用過網上貸款的李先生立即向警方報案。當地警方調查後發現,還貸催款人為撫州臨川人何某。7月18日,撫州市公安局臨川分局刑偵大隊民警通過摸排對涉案人員進行了抓捕。

該用戶認為,自己欠的是銀行的錢,銀行並未告知他授權第三方催收,何況銀行有什麼權力授權?

近日,有用戶在某知名網站旗下消費者服務平臺投訴稱,某銀行信用卡逾期後遭到第三方催收人員的騷擾。當天,兩個自稱經某銀行授權的人員直接上門催收,在小區樓道大聲喧嘩。該用戶拒絕開門後,其中一人舉著手機錄像,說該用戶拒絕和談、態度惡劣。

(原題為《依法規範債務催收行業》)

“除了進一步完善相關制度外,形成全方位的監管框架也很有必要,包括明確監管機構和監管規則。”尹振濤說,在具體監管執法過程中,可以運用科技手段對催收過程記錄、留痕,以便及時發現問題,這對於規範債務催收行業來說非常有必要。

除了放貸方之外,劉少軍認為,某些借款人對於貸款風險預估不足、最終無力償還,也是導致暴力催債產生的重要原因。

尹振濤認為,規範債務催收行業需要針對催收機構的資質、催收流程、後續評價等建立統一的規範和要求,同時也要划出紅線,明確處罰措施。

“非法放貸機構明明知道借款人沒有還款能力,還要放貸,目的就是為了掠奪借款人的財產,屬於掠奪性放貸,可以說大部分非法放貸機構都採用了這樣一種“套路貸”的形式。還有一些小額貸款公司,放貸過程把關不嚴,作為新成立的金融機構,風險管理不到位,這樣一來,就導致貸款不良率比較高。這類金融機構對貸款的催收力度比較大,某些時候會採取一些非常規的辦法,這也是暴力催債產生的一個原因。”劉少軍說。

尹振濤認為,債務催收行業的核心問題,就是缺少明確的規則。催收問題的確是金融行業發展過程中必然存在的,與社會穩定、法治建設等密切相關。如果沒有明確的規則,債務催收行業不容易走上正軌。“關於債務催收現有的標準或規範不是很成體系,缺少比較權威的規定。”

有用戶投訴某大型網絡平臺消費貸款稱:“本人在某某平臺分期借款,本期應還款金額4114.89元,因工資未能及時發放,導致逾期三天。多次與某某平臺協商還款計劃無果,直接找催收加我微信,恐嚇我還要暴力催收”。

近年來,隨著社會經濟發展,消費信貸市場也快速擴大,隨之產生的第三方追討債務問題也日益引發社會關註。對此,《法制日報》記者進行了採訪。

2019年3月28日,海口中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趙建灝等18人涉黑案。據瞭解,該組織主要成員穩定、分工明確、層級分明,以開設小額貸款公司為掩飾,以貸養黑,以黑護貸,通過“套路貸”+“地下執法隊”的模式,以非法放貸、暴力催收和接受雇佣幫助他人催收執行賬款方式斂財,有組織地實施多起搶劫、敲詐勒索、尋釁滋事等犯罪活動,涉案金額達2.47億元,造成惡劣社會影響,嚴重破壞社會經濟秩序。

在《征求意見稿》發佈前,有關部門已經多次出台相關規定大力規範債務催收行業。

尹振濤建議,此次發佈的《征求意見稿》,最重要一點就是禁止暴力催收,對債務催收過程中可能涉及的問題進行了嚴格規範,未來可以考慮出台專門的催收管理辦法。

同時規定,銀行業金融機構應持續關註催收外包機構的財務狀況、人員管理、業務流程、工作情況、投訴情況等,確保催收外包機構按照本機構管理要求開展相關業務。對因催收外包管理不力,造成催收外包機構損害欠款人或其他相關人員合法權益的,銀行業金融機構承擔相應的外包風險管理責任。監管部門將視情況追究相關銀行業金融機構和人員責任,視嚴重程度採取責令限期整改,限制、暫停或停止其信用卡新發卡業務,以及實施其他相應的行政處罰等審慎性監管措施。

2017年,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佈《關於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要求各類機構或委托第三方機構均不得通過暴力、恐嚇、侮辱、誹謗、騷擾等方式催收貸款。

《征求意見稿》擬規定,金融機構向金融消費者催收債務,不得採取違反法律法規、違背社會公德、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方式,不得損害金融消費者或者第三人的合法權益。金融機構委托第三方追討債務的,應當在書面協議中明確禁止受托人使用前款中的追討方式,並對受托人的催收行為進行監督。

《征求意見稿》擬規定,金融機構應當建立健全涉及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工作的全流程管控機制,確保在金融產品和服務的設計開發、營銷推介及售後管理等各個業務環節,有效落實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工作的相關規定和要求。

劉少軍告訴《法制日報》記者,目前還有些人鑽社會信用體系的空子,諸如故意逃債等現象也是存在的,多方面的原因導致債務催收行業走上一條不正常的發展軌道。

《法制日報》記者以“催收”為關鍵詞在某大型信用查詢網站搜索,發現有不少公司提供此項服務。與此同時,暴力催收問題日益引起社會關註。

早在2009年,原銀監會發佈了《關於進一步規範信用卡業務的通知》,其中規定,銀行業金融機構應審慎實施催收外包行為。實施催收外包行為的銀行業務金融機構,應建立相應的業務管理制度,明確催收外包機構選用標準、業務培訓、法律責任和經濟責任等,選用的催收外包機構應經由本機構境內總部高級管理層審核批准,並簽訂管理完善、職責清晰的催收外包合同,不得單純按欠款回收金額提成的方式支付佣金。

《法制日報》記者註意到,這種情況並非個例。有用戶投訴某貸款公司稱,“不斷對我無間斷進行電話騷擾催收”“把個人隱私資料給其他催收公司”“App更是霸王條款,不同意讀取通訊錄或個人隱私資料不讓使用”。

採訪中,中國政法大學金融法研究中心主任劉少軍教授認為,非法放貸機構的存在是造成債務催收行業問題產生的一個原因。

51信用卡創始人在個人微博上就51信用卡被查發聲並致歉,稱“因為我們管理上的不完善,尤其是對合作公司的培訓和監督不夠,導致在對借款人聯絡溝通過程中出現了一些過激的行為”。

催收行業規範缺失,處於灰色生存狀態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日報1月18日消息,為保護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規範金融機構提供金融產品和服務的行為,維護公平、公正的市場環境,促進金融市場健康穩定運行,央行於近日發佈《中國人民銀行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實施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面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意見反饋截止時間為1月25日。

“就企業貸款來講,某些企業借款人盲目發展擴張。只要有金融機構借給他們錢,多少都敢借。作為企業經營者來說,對於未來的風險應該有所預判,但不少企業經營者在這方面存在較為明顯的缺陷。對於某些普通借款人來說,對於借款的風險同樣估計不足,例如一些年輕人,不論多少隨意貸款,不考慮自己的償還能力,這也可能會引發比較嚴重的問題。”劉少軍說。

劉少軍認為,推動債務催收行業良性發展,首先就要對債務催收行業的存在給予認可,並對其進行監管、規範。隨著社會經濟發展,債務催收的體量會比較大,業務也會比較多,這是事實上已經存在的一個行業。此次發佈的《征求意見稿》,對於規範債務催收行業來說,積極意義明顯。未來,需要進一步建立完善債務催收行業規範。

“從法律層面來看,目前對於債務催收還沒有特別具體的規定,只能是說刑法、民法等方面,有一些比較零散、應急性的規定,系統性的規定還沒有。過去較長一段時間,債務催收處於灰色生存狀態,基本上沒人承認它是一個行業。只有在催收行為構成犯罪的情況下,才會受到規制和懲罰,如果催收行為沒有構成犯罪的話,可以說處於監管盲區。”劉少軍說。

2019年10月21日,港股上市公司51信用卡在杭州的辦公地點被警方突擊調查。當天晚上,杭州警方發佈通報稱,51信用卡被突擊調查原因在於,其委托的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國家機關,採取恐嚇、滋擾等軟暴力手段催收債務,涉嫌尋釁滋事。

2019年10月,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四部門聯合發佈《關於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其中規定,為強行索要因非法放貸而產生的債務,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故意毀壞財物,尋釁滋事等行為,構成犯罪的都應當數罪並罰。糾集、指使、雇佣他人採用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手段強行索要債務,尚不單獨構成犯罪,但實施非法放貸行為已構成非法經營罪的,應當按照非法經營罪的規定酌情從重處罰。

從近年來破獲的相關案件來看,暴力催收造成的影響十分惡劣。

債務催收問題不少,暴力催收涉嫌違法